投稿 评论 顶部
 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
天津爆炸牺牲消防员的妈妈,借助试管婴儿再怀孕

佚名 备孕知识

【天津爆炸牺牲消防员妈妈借试管婴儿技术再怀孕】


如今,毁于“8·12”天津港爆炸事故的八大街中队营房已被修缮一新;除尚在医院的3、4位战友,例如腿部动了18次手术的刘广宾、面部严重毁容等候植皮手术的组长毛青等,痊愈的人相继返回中队,重新开始值岗。而对蔡家远的母亲刘云爱而言,她也再次拥有新的希望——创造一个新生命的,把儿子,找回来。


2016年1月17日,吃过中饭,刘云爱在炉子边取暖,和张凡闲聊,陡然间,她抛出去一个让张梦凡五味杂陈的消息:“怀孕了,有2月了,今年6月底或是7月初,小孩就出世了。”张梦凡先是没听清,然后张开嘴巴,扶着刘云爱的手说:“太棒了阿姨!等到小宝宝出世了,我再来看你!”


在此次探望中,记者掌握到,尝试做试管的八大街中队牺牲消防员的爸爸妈妈,不仅蔡家这一例。


妈妈决定要把儿子找回来,就算高龄,就算只有5%的几率。刘云爱说,不止一次地站在安置宾馆的十几层楼上,她想过,一头撞去找儿子。


离开天津市的前一夜,医生给她打过针,几夜未闭眼的她沉沉地睡了,那天晚上,她第一次梦见儿子,“他躺在急救车上,没穿衣服,他说,妈妈我好冷啊。他那么瘦小,我总担忧会有人欺负他……”


刘云爱说,仍在天津时,有一个心理医生劝她,“大姐,你还年轻,你的儿子一定能找回来。”她才想到,村内有户人家去长沙市做试管婴儿,现如今小孩已十岁了,“把儿子找回来”——这一想法在刘云爱的心里越发清楚。


2015年9月12日,蔡来元尚在处理儿子的丧事,刘云爱只身一人赶到长沙市的医院,第一次查验时,大龄的刘云爱,让医生惊讶。

她问刘云爱:“有过小孩吗?”

刘云爱说:“我有过一个闺女一个儿子。”

医生更诧异:“那为何还要来做试管婴儿?”

刘云爱说:“我儿子是消防人员,他在天津爆炸时牺牲了。”

那个医生一听就哭了,她说:“你儿子是英雄,希望你可以再获得一个孩子。”


医生判断说,刘云爱只有5%的成功几率,那些和刘云爱同一个宾馆的年轻女孩里,有人的成功率预估有70%,但花销20余万元,试过数次,仍然一无所获。刘云爱和蔡来元商议:“5%的几率,做不做?”蔡来元说:“只要是有一点成功的几率,就做!”


这是刘云爱一个人的坚持,待在长沙的2个月,每日凌晨六点,她爬起来跑步,早餐就煮四条家乡的野生泥鳅。她听人说,这类泥鳅高蛋白,很补身体,怕危害指标值,她什么调料都不敢放,用清水把泥鳅煮得稀软,再下一把面条,“平常只要是有一点時间,我就去健身运动”。


八大街消防中队变成张梦凡一个人的中队,要不是负伤,他本应和兄弟们一起冲入火场。


不再有人招乎他去烤串、踢球,让他帮忙收起iPad应付检查,也不再有人买一大箱方便面回来,招乎全中队的人来吃;不会再有人谈起这些可乐的事情:十万火急赶来现场,原本并不大的火早已灭了;有人见到隔壁邻居家起烟,拨通火警电话,結果这家人是在如火如荼地烧菜;没人再去调侃那些“奇葩”的求助:钻戒套入手指头取不出来了;锁匙被锁在屋子里了;住宅小区里的马蜂窝越来越大,悬在头顶如同炸弹,只有请他们出动……


他一个人留在八大街,见证大院从一片狼藉到修缮重生,招待每一个前去的亲属,归还弟兄们的的遗物。我问张梦凡:“如果当初你与他们一起进去,你觉得结果会比如今好吗?”张梦凡说:“我也不知道,确实想不出来。”他只知道,要不是因为负伤,他本应是那二十六个人中的一个,和弟兄们一起义无返顾地冲进火场。


那时候,一个早上,同一个宾仪馆,他要连续参加三个战友的告别会,实在受不了,他直接走出屋子,迈向空无一人的大广场。不等情绪恢复,领导集合队伍又一次走进灵堂,悬挂的遗照早已换好,“有时候会感觉真讽刺,就仿佛上班工作一样,只不过是对象是我朝夕相处的弟兄。”


有时候,他也会迎来一两位“不速之客”,例如代理中队长梁仕磊的未婚妻,发生爆炸近一个月之后,梁仕磊的尸体才被找到,像极了平常温润如玉、不缓不急的梁队的性格。梁仕磊的办公室抽屉柜有一张批准单——再过几天,梁仕磊就要和未婚妻登记结婚了。张梦凡说,那个女孩常常一个人来,有时候,她会在家属院里一遍遍地走动;有时候,她把自己关在梁仕磊的办公室,一待便是好半天。


发生爆炸之后的那个秋季,八大街中队大院的落叶非常多,布满一地。以往,是二三十个人一起清扫,有一些顽皮的,例如手脚灵活的蔡家远,会爬到树上去打树叶,晃动树,而现如今,“这已变成以往,属于秋天落叶的欢声笑语已不存在。”张梦凡在微博中写到。